逆城镇化

作者:关于我们

核心观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乔瑞庆认为,习近平关于城镇化和逆城镇化关系的论述,不仅破除了人们对“逆城镇化”的错误认知,也指出了推进城镇化健康进行的正确方向。引导鼓励人才向农村流动,从事新时代的新农业,这样的“逆城镇化”不可或缺。

这里的关键是不能把工作简化为募捐,而是要建立针对当地发展需要的工作平台,创造条件让他们献计献策、对接资源、发挥所长,贡献经验、能力和智慧。

图片 1

“逆城镇化”;乡村振兴;城乡融合发展

3月7日,习近平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贵州正在开展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在“三农”现代化中,人的现代化最为重要。从新农村建设到乡村振兴,“乡村”与“农村”仅一字之差,“乡愁”却是触动了我们的心灵河流,唤醒了我们的人性良知,最忆是童年,让我们知道从哪里来、往何处去。

曾几何时,“逆城镇化”被看作是“开倒车”,似乎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就不能有“逆城镇化”。习近平关于城镇化和逆城镇化关系的论述,不仅破除了人们对“逆城镇化”的错误认知,也指出了推进城镇化健康进行的正确方向,言简意核,理论深刻,意义重大,给出了一个更全面认识城镇化的新视角。

3月7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提到“逆城镇化”概念,他强调: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城镇化不能以农业农村的衰落为代价。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城镇化率越高,对农业的要求越高。城镇化率提高,城镇人口增加,农村人口减少,农业的生产效率必须相应提高。城镇化率提高,人均收入增加,对农产品的绿色、有机、健康有了更高的要求,农产品的质量也要提高。城镇化率提高,城乡居民的消费支出增长,农民的生活成本随之增加,要保证生活质量,农民必须从经营农业中获得更多利润,而农产品作为基础产品,价格不能提高太多,只有降低生产成本。

这是一个新颖而又重要的概念,对于正在高质量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贵州,对于全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

从这个意义上讲,城镇化越推进,农业越迫切需要进行效率革命、质量革命和成本革命。而推动这三项革命归根结底是需要人才,需要新时代的农民特别是农民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开拓精神和奉献精神。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美丽中国图景中,决定其成色和质量的,主要在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而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最突出的主要在“三农”;由此,我们必须在顶层设计和政策举措中,强化“逆城镇化”思维和操作,加大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人力资源和物质资源投入,特别是要通过统筹谋划、科学推进,把乡村建设得更富、更强、更美,让“城镇化”与“逆城镇化”共同推动城乡融合发展。

当下的农村,路修宽了、房子修大了、宽带可以入户了,很多家庭也买上汽车了。从物质上看,农民富了,农村条件变好了。但是,值得关注的是,人力资源在城镇积聚,而在农业农村却呈现明显流出趋势。应当说,现在的农村需要解决的是“留住人”的问题。如果农村的青壮年大部分都走进城市创业就业,而不愿意从事农业,那么,农业生产就很难实现整体性的实质变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城镇化建设仍将继续推进,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再进城落户1300万人。我国多年来连续出台强农惠农政策,实现了农业连年丰收、农民收入持续提高、农村社会和谐稳定;但毋庸讳言,城乡不平衡仍是我国最大的发展不平衡,城乡收入差距仍在呈现扩大趋势。在这种背景下,运用“逆城镇化”思维和举措,着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尤显重要。

农业产业化程度的提高、农业产业体系的重构、农业服务业的拓展细化,都需要大量的人才。实现乡村振兴,农村理应成为农业生产的创新地、升级地。随着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进一步夯实农业基础,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落实精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中,产业扶贫、产业兴旺最为重要。发展产业既是带动农民脱贫的根本之策,也是农民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长远之路。贵州正在开展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要求革除小农经济思想观念,发展有市场、能风行天下的绿色优质农产品;要求转变产业发展方式,强龙头、创品牌、带农户,创新产销对接机制,强化利益联结机制;要求转变作风,弘扬新时代贵州精神,大兴调查研究、真抓实干、狠抓落实之风,切实推进“三农”现代化。

这是最好的创业时代。创业人讲得最多的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创意设计、高新技术。这些产业诚然重要,但农业何尝不重要?那么,有多少人仔细思考过要在农业上有所作为呢?社会的繁荣进步需要各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农业虽然是传统产业,但新的社会经济条件下农业也有了新内容。从事农业未必不是“高大上”。引导鼓励人才向农村流动,从事新时代的新农业,这样的“逆城镇化”不可或缺。(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 乔瑞庆)

在“三农”现代化中,人的现代化最为重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乡村振兴要有“生力军”。既要发挥好长期扎根农村的本土人才作用,让农民企业家壮大发展,又要通过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等形式夯实基层党组织基础,还要引进大学生、海归等精英人才主动回乡务农、到乡村舞台上大施拳脚,使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责任编辑:梁冰清

从新农村建设到乡村振兴,“乡村”与“农村”仅一字之差,“乡愁”却是触动了我们的心灵河流,唤醒了我们的人性良知,最忆是童年,让我们知道从哪里来、往何处去。正是这种触动和唤醒,让正安县的郑传楼担任家乡自强村名誉村长29年、矢志不渝帮扶家乡发展成为小康村,并启示共青团贵州省委发展以“亲情、乡情、友情”为纽带、激发“感恩、回报”的春晖行动,拨动了万千游子帮扶家乡的心弦。也正是这种触动和唤醒,让正安县的郑传玖从一名打工仔成长为带着技术、资金反哺家乡创办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和吉他产业园,目前他的公司年产值已达几亿元,吉他产业园2017年带动4645人脱贫,正安吉他广告也登上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世界第一屏”持续一周。

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有关从城镇化、逆城镇化两方面推动城乡融合发展的指示中,我们需要构建切实可行的工作平台,鼓励离退休人员利用能力、经验、资源优势,帮助家乡脱贫致富,建立需求端和供给端数据库及相应对接机制,让离退休人员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也能解决贫困地区人才不足、资源配置低效的问题;同时要激发好外出就业、务工人员返回家乡、建设家乡、支援家乡的积极性。这里的关键是不能把工作简化为募捐,而是要建立针对当地发展需要的工作平台,创造条件让他们献计献策、对接资源、发挥所长,贡献经验、能力和智慧。

(作者为贵州日报特约评论员、清华大学哲学博士、贵州省社科院副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龙希成 工作单位: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4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8455新葡萄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