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过后或迎上涨行情,部分养殖户逆势

作者:特种种植

“鸡蛋价虽低,还能卖出去。鸡苗再低的价,也不好卖。”合川海林禽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邓小容说,“自H7N9禽流感发生后,2个月时间就亏损了100多万元。” 日前,记者走进这家公司的养鸡场,虽然还能听到“咕、咕、咕”的鸡鸣声,但明显感到圈舍里的鸡减少了。正在现场组织工人包装鸡蛋的公司另一负责人黄胜全说:“我们这座20万只蛋鸡规模的养殖场,目前圈里的鸡只有10余万只。” 鸡苗补栏减少2/3,三个月后上市的商品鸡将减少 海林禽业有限责任公司除蛋鸡外,还养殖有6万多只种鸡,年孵化销售鸡苗700多万羽。 “以前,我们的鸡苗卖3.7元1羽,还供不应求。”邓小容说,自禽流感发生后,鸡苗价格大幅下跌,销量也比往年同期降了2/3。“我们还算好的,有的种禽场的鸡苗两三毛1羽也卖不脱,只好倒掉。”邓小容说。 鸡苗的销量同期减少了2/3,意味着目前养鸡场的补栏也减少了2/3。 记者在璧山县青杠街道棕树村调查时,发现该村的肉鸡养殖大户中,已有2户关门。其余的虽然还在养,但圈里的小鸡已明显减少。 “补栏的鸡苗大幅度减少,意味着三个月后上市的商品鸡将减少。”合川区畜牧局副局长王承远说,从对该区258个养殖规模在2000只以上的养鸡场和养鸭场的调查来看,有相当部分肉鸡场和肉鸭场补栏都大幅减少。 “不仅鸡鸭苗的补栏大幅减少,一些种禽场也在禽流感的影响下,进行种禽的结构性淘汰。”王承远说。 产业链完善,“集团军”受疫情影响较小 “禽流感虽然对养殖户影响较大,但对形成了产业链的规模企业来说,影响却较小。”璧山县青杠街道棕树村村委会主任赵仁伟说。 棕树村共有20余家规模养鸡场,年出栏肉鸡40万只以上。其中大部分养殖场都是温氏集团的“分场”。 陈世惠的肉鸡养殖场规模不大,年出栏2万多只。1个月前,她养殖的7000只肉鸡被温氏集团收购,获得了5000多元的纯收入。10天前,温氏集团又给她的鸡场送来了5000只小鸡苗。 在璧山,有上百家肉鸡养殖场是像陈世惠这样的温氏集团的小“分场”。这样的养殖场主要是为集团“打工”。除养殖场由农民自建外,鸡苗、饲料、养殖技术都由集团提供,出栏的鸡,也由集团进行收购。 “给温氏集团打工虽然赚得不多,但没有风险。”陈世惠说,她这个年出栏2万多只肉鸡的鸡场,每年能有三四万块钱的纯收入。 在禽流感的影响下,这些小“分场”为啥不会亏本? “集团有抗风险能力。”赵仁伟说,企业有自己的屠宰线,有冻库,市场不好时可储存,市场行情好时能及时投放。所以,养殖户与这样的集团结成利益共同体,也就降低了风险。 有风险也有机会,部分养殖户“逆势而行” 在H7N9禽流感这场养禽业的灾难面前,也有“智”者。 棕树村养殖大户张标洪就没有加入温氏集团产业链。张标洪养鸡已有11个年头。在H7N9禽流感来时的4月中旬,他出栏的一批鸡,亏了4万多元。5月20日,记者在他的鸡场里见到,8000只小鸡已长到半斤重以上。 “这批鸡苗是禽流感闹得最厉害时补进的。”正在鸡场里忙碌的张妻说 “别的养殖户在禽流感来时都不敢补栏,或大幅度减少补栏,你们为啥还敢大批地补栏呢?”记者问。 “禽流感不可能永远闹下去,市场也不会永远低迷。”她笑了笑,“我们这批鸡苗是以每只4毛钱的价格进的,而市场正常时每只进价要3元左右。等这批鸡出栏时,相信禽流感已过,价格会恢复到正常,仅进鸡苗节省的钱,就能补回部分上一批卖鸡亏损的钱。” 她说,在养鸡的11年中,虽然也有两三年亏了,但大部分年份都赚了钱。盈亏相抵,总的还是赚了钱。 “市场规律就是这样,有风险,也有机会。”邓小容说,“这场‘灾难’不会影响公司在养禽业上的信心。目前,公司投入新建的年养殖规模达48万只的鸡场,正在安装从德国进口的先进设备,6月底就要进小鸡苗。 他们的分析不无道理,目前活禽市场已有回暖的趋势。

在H7N9禽流感疫情的影响下,家禽养殖业遭遇冰点,养殖户们各谋自救之路。不过,记者采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养殖户在“危”中寻“机”:规模化养殖户选择坚守,并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弥补损失,也有部分养殖户选择抄底补栏,以期在市场恢复后卖出个好价钱。

鸡苗没人要就卖种蛋 坚守等待回升

时下,正是销售小鸡的旺季,然而在淄博高青县的一家鸡苗场里,冷冷清清,不见了以往穿梭的车辆,鸡场里7台全自动孵化机已经全部关停了。“现在没人要鸡苗,一天亏两三千。”场主李玲无奈地表示。谈到眼下的光景,她告诉记者:“没办法,会继续养着,咬牙挺住是眼下唯一的选择。”“鸡苗销售基本停滞,种蛋不敢孵化,孵出鸡苗赔的更多,每天产的蛋只能是暂时存放在冷库里。”据介绍,李玲的养鸡场有代种鸡15000套,年产70万只商品代母雏。受H7N9的影响,许多鸡苗场的鸡苗都没人要。李玲告诉记者,一羽鸡苗,总的成本大约需要2.3元,虽然现在鸡苗的价格可以到2.5元,但有价无市,要么孵出小鸡干等着,要么赔本卖鸡蛋,为了降低损失,李玲只能选择了后者。“卖蛋也是迫不得已。”李玲表示,受精鸡蛋必须在18℃的温度条件下存放,但不能存放时间长,一旦超过9天,孵化出来的小鸡体质就会很弱,这样的鸡苗必须得淘汰,所以卖蛋是目前最保险的办法。“一只种鸡苗要10.5元,养殖周期要17个月左右,其中育雏需要两个月,从生长期到产蛋期再需要15个月。”李玲给记者算了笔账,在这期间,一只种鸡要吃掉100多斤饲料,再加上防疫、工资、水电等成本,养成一只种鸡需要近二百元。“一只种鸡平均年产蛋280枚,一枚鸡蛋在0.6元左右,如果8个算一斤,也就是说,种蛋至少卖到4.8元一斤才能保本。”李玲坦言,种蛋当作商品蛋卖,每斤也就3.4元左右,最低时到了3元一斤,“能卖出去,也比干等着强。”“说实话,养鸡20多年,虽也遇到过诸如H5N1、非典等情况,但这次是受影响最大的一次。”李玲表示,自己从1987年开始养鸡,经历过多次行业低谷,对待疫情不会盲目选择,会按照自己的既往养殖规律进行养殖,不会轻易放弃。“越是疫情威胁时,越要加强管理,做好消毒与防疫是放在第一位的。”李玲表示,自己坚持一天消毒一次,定期防疫。“把鸡管理好,就是留住了希望。估计随着天气变热,威胁会大大减少,行情也会好起来。”

对后市有信心 抄底“补仓”赌明天

养鸡20多年,陈伟历经过多次“禽流感起、养殖户伤”的遭遇,每次疫情过后,他的养殖规模不降反增。“一般而言,禽流感过后,养殖业会迎来一轮上涨行情,到时,市场上的鸡肉和鸡蛋可能会供不应求,价格随之上涨。”陈伟表示,一些养殖户正是看中这一点选择补栏,他也一样。

陈伟养的是白羽鸡,出栏周期为45天,26天前,他以每只0.7元的价格补栏了7万只鸡苗,“之前的那批鸡苗是2.5元/只购进的,出栏的时候正碰上了禽流感,当时鸡苗0.6-0.8元/只,趁着当时鸡苗便宜,赶紧补栏。”陈伟坦言,还有十来天这批鸡就要出栏了,到时候即使市场价仍然低迷,但只要市场价能在3.5元/斤以上,他就能赚钱,据他保守估计,十来天过后,市场价保持在4-5元/斤,问题不大。

据陈伟介绍,目前,正计划购进鸡苗适当扩大规模的养殖户有不少,“一般只有标准化养殖场,管理严格,防控措施好的企业才敢下赌注。”陈伟表示,“肉鸡恢复期要一两个月,蛋鸡则为三四个月。提前补栏的话,能在市场恢复后卖出好价钱。”

在陈伟看来,随着气温回升,H7N9禽流感疫情会逐渐得到控制,居民的“恐禽”心理会慢慢平静,毕竟禽肉、禽蛋是居民日常消费品,待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数下降,居民消费信心就随之恢复。“如今,一些小养殖户已经陆续撤离畜禽养殖行业。但是家禽业仍会不断发展。”陈伟相信,人们不可能不吃鸡,等这轮禽流感疫情转好时,他家的生意会更好做。

希望适当扩大补贴范围禽产品价格暴跌,销售基本停滞,鸡苗无人问津,产品积压严重,养殖户亏损严重,整个行业发展面临挑战。高青工商部门提供的数字显示,该县活禽日均交易量由10万只减少到4万只。“现在搞养殖,基本是‘靠天吃饭’。”李玲表示,“确实有一些小养殖户不注重养殖环境,一味追求利益,导致禽类疾病多发。但像我这样的大型养殖场,都是规范化操作,养殖环境越来越好。可是一次次的禽流感疫情中,都转化为对整个禽类消费的恐慌性排斥,着实让我们承受不起。”

此外,记者了解到,相关部门也出台了扶持政策,“目前政策中只‘对祖代以上种禽场和家禽地方品种资源场给予每只种禽15元的补助’,实际能享受这项补贴的很少。养殖户亏损只能硬扛。”李玲表示,她希望能适当扩大补贴范围,可参照生猪养殖补贴办法对养鸡场进行补贴。“当粮肉比跌破6:1,国家就会启动猪肉收储政策,对于鸡肉我们期待政府在合适时机启动临时收储,避免市场波动太大,损害产业发展,也为后期市场调控做准备。”采访中,陈伟建议。

采访中,李玲也提出,每当有疫情威胁时,也会出现个别人借机打压价格,扰乱市场,给养殖户带来损失,甚至更危及整个行业,她建议养殖户应该形成产业规模,通过养殖规模化、生产专业化来应对市场风险。除此之外,采访中,不少养殖户表示“希望转变消费观念,从对禽流感的报道宣传中多了解有关禽流感的知识和注意事项,在不影响自身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的层面上正确对待禽产品。”

消费者谈禽色变 涉禽餐饮生意冷清

近日,记者走访省城多家菜市场发现,白条鸡早已不见了踪迹。而因为没有货源,在山师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面已经很久没卖过鸡肉类的菜了。随后,记者去一家生鲜肉食店询问,店员说只有整只生鸡,没有散鸡肉卖了,当记者追问整鸡已经放了几天时,店员没有回答。“我们这里的鸡肉都是从厂家直接运过来的,现在市场上都已经买不到鸡肉了。”在文化东路西口的一家鸡肉拌饭店,张师傅向记者介绍道,“这些鸡肉来源都是经过严格检验的,运过来之后还要用高压锅煮二十分钟,根本就不会有问题。”他边说边从厨房拿出一张宣传纸给记者看,上面是为了打消消费者顾虑而做的鸡肉制作流程,从养殖场到餐桌,每一步都有着详细的介绍。但是,记者环视周围,这家鸡肉拌饭店相当冷清。据张师傅介绍,他们这之前的生意已经不能用火爆来形容,每天来排队的人都能排到店外面,而这种好生意就在一个月之前因禽流感爆发戛然而止,到现在为止,他们的店一直是负盈利。

有这种遭遇的并非张师傅一家,在和平路上的两家以鸭肉为主的饭店生意也遇到瓶颈,而有一家店早在两个星期之前就已关张。据介绍,他们的鸭肉也是从厂家直接运过来的,而且还要经过两百度以上的炉温烘烤,现在禽流感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消费者心里总还会有隐忧,饭店的生意没有一点起色。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4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