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豆已经走到危急的十字街头

作者:网站首页

“救救我们的民族大豆产业!”在今年的两会上,来自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的全国人大代表、农民孙斌发出呼吁。

在孙斌担忧的背后,是中国大豆产业日薄西山的不争事实。种植面积连年萎缩、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外资主导市场。在大豆的原产国中国,大豆产业已经走到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农民不愿种 企业不愿收

曾经的“金豆子”如今变成了“闹心豆”。这是记者在我国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省调查了解到的情况。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工商联副主席田在玮说,中国是大豆的故乡,大豆曾是中国人的骄傲。黑龙江省大豆产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左右,但随着近年来玉米亩产、单价的不断提高,再加上玉米品种和种植技术的突破,在黑龙江省传统的小麦、大豆种植区,玉米面积不断扩大。全省大豆面积从2009年的7060万亩,已经缩减到去年的3800万亩。

大豆面积缩减的背后,是农民为效益无奈弃豆。“与玉米相比,一垧大豆要少收入4000多元,谁还愿意种?”黑龙江省海伦市海北镇海北村农民曲发告诉记者。

不仅农民不愿种,企业也不愿收。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告诉记者,现在进口大豆每吨4400元,而产区国产大豆每吨4600元,省内压榨企业加工国产大豆每吨要亏损100元。目前全省大豆压榨企业多数停工,开工率不足两成。

在国产大豆生产、加工两头“受气”的形势下,进口大豆以低价优势大肆冲击,使我国由大豆净出口国沦为净进口国。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洪袁舒说,去年我国大豆需求量6500万吨,但国内产量只有1280万吨,进口量达到5838万吨,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

沦陷路线图 外资战略图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黑龙江经济合作促进会会长刘宗明说,回顾中国大豆沦陷的路线图,折射出的是外资“大豆战略”。由于粮食产业在我国的特殊战略地位,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为满足国内油脂供给,我国才逐渐放开大豆进口市场,同时,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业内称之为ABCD四大粮商为代表的国际资本业借机大举进入中国植物油压榨市场。

大豆市场是我国开放最早的农产品市场之一,根据WTO准则,2001年以后,我国大豆市场大门被彻底打开,国际市场大豆疯狂涌入国内市场。在2001年―2003年我国国内大豆产业发展的黄金期,大豆进口也在2003年首次突破2000万吨,超过国产大豆产量,随后逐年大幅增加。

全国政协委员、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赵雨森认为,以转基因大豆低价冲击我国大豆市场,只是跨国粮商垄断中国大豆产业战略的一部分。由于进口大豆定价权掌握在跨国粮商手中,他们在中国建厂,把中国作为国际贸易利润转换的链条,一旦中国油脂企业被全部挤垮或兼并之后,跨国粮商将彻底主导我大豆产业话语权,依靠垄断优势,在中国市场攫取高额垄断利润。

王小语认为,未来全球豆油、豆粕需求继续呈现刚性增长态势,但全球大豆增产和潜在需求却存在较多不确定性,我国进口大豆占世界贸易量的高比例状态面临更大市场风险。

如何守住中国大豆的“最后堡垒”?

谋划中国大豆产业的未来,所有人都要加上一个前提,那就是在中国有限的耕地面积下,不可能实现大豆自给自足,未来也很难摆脱对进口大豆依赖。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近日也表示,中国大豆年产1300万吨,而需求超过7000万吨,仅大豆这一项来说以后还必须进口。

因此,像孙斌一样的农民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尴尬政策抉择:建议国家控制进口,大豆不够用;关不上进口闸门,国内大豆产业希望渺茫。

赵雨森认为,中国大豆产业的核心是稳定大豆种植面积,首先应调动农民种豆积极性,解决产区农民不愿种的问题。当前要完善大豆最低保护价的定价机制,参考每年3月份的期货市场价格,调整大豆最低保护价。建立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发挥国产大豆的竞争优势。

刘宗明建议,除了调动农民积极性,还要调动企业积极性,解决企业不愿收购、加工国产大豆问题,将大豆加工业纳入国家补贴范围。按进口价格作为目标成本给加工企业补贴,调整税收政策鼓励龙头企业收购国产大豆。此外,针对加工能力严重过剩的情况,应限制国内外企业再度新建和扩建以加工进口大豆为主的项目,给国产大豆生存空间。

洪袁舒说,打非转基因牌,可能是中国大豆脱困的突破口。尽管世界对转基因、非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仍无定论,但在日本、欧洲等地,非转基因大豆的价格要高于转基因大豆。但在我国,非转基因大豆产品市场认知度仍然较低,两者的市场价格相差不大。

王小语认为,我国没有对转基因产品执行强制标识,使消费者无从分辨。社会舆论对宣传非转基因产品重视程度远远不够,非转基因大豆天然、安全、健康的优势没有充分体现,应该借鉴有机食品认证标示的做法,最好由国家有关部门统一认证,打出国产大豆的品质优势和价格优势。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4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