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国家公园成功的门槛呢,发展生态旅游从

作者:园林园艺

作者:李彬彬

    在世界范围内,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沃亚格鲁斯国家公园,南非的克鲁格国家公园,以及德国的巴伐利亚森林国家公园等一些保护胜地,早已声名远扬。
    这些国家公园能够将保护与发展拧成一股劲,通过合理利用较小面积的资源,促进更大面积的、严格的生态保护,堪称成功典范。
    为何这些国家公园成功了?它们的成功要素有哪些共通之处?《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根据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自然保护区学科首席专家、研究员李迪强,浙江杭州大视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原编辑部主任谢洁梅等提供的第一手资料,总结出国家公园不可缺少的五大成功秘诀。
    秘诀一 保护天职数第一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提出,国家公园定义为:一个陆地和(或)海洋的自然区域,被指定保护一个或多个生态系统现在及将来的完整性,禁止与保护管理目标相抵触的开发或侵占,提供与环境及文化相容的精神、科学、教育、娱乐和游览活动基地。
    由此可见,保护,依然是国家公园的天职。
    春溪国家公园是澳大利亚东部的国家公园之一,也是澳大利亚的世界遗产“东海岸雨林保护区”的一部分。公园雨林中有生长了4000多年的南极山毛榉树,还有一些濒危鸟类栖息其间。
    这里设有3处保留区:春溪高原棱线区、库构山东部及自然桥西部。这些地方的自然状态绝对禁止改变、破坏。
    位于黄金海岸腹地的春溪国家公园被称为“冲浪者的天堂”。这3处保留区,则成为“天堂”里的禁区。
    巴伐利亚森林国家公园是德国建立的第一座国家公园,与东面接壤的捷克舒马瓦国家公园连成一片,构成中欧最大的森林保护区。
    巴伐利亚森林国家公园始终将保护放在第一位。“让自然保持自然”是它的哲学。依循这一理念,公园内的自然生态一直按照自然界的固有规律自由发展着。
    秘诀二 经济基础有保证
    保护与发展是一个永恒话题。国家公园要想不断实现自我超越,经济基础一定要有所保证。
    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园长介绍说,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主要经费来源是国会批准的每年的预算。人员工资和维护费用的大部分来自于国家投入。
    黄石国家公园同样得到国会支持:只要每5年的管理计划得到国会批准,黄石国家公园在基础建设和管理方面的需要基本都可以得到满足。
    国家支持以外,适度发展生态旅游,通过发挥景观价值赢得资金,也是不少国家公园采用的方式。
    每年5月-8月是沃亚格鲁斯国家公园的旅游旺季。划船、钓鱼、露营、捕猎野生动物以及徒步旅行是主要旅游项目。
    这些丰富多彩的旅游活动既满足了游客欣赏美妙大自然的愿望,又使游客的消费活动成为当地的主要收入来源。
    需要指出的是,沃亚格鲁斯国家公园的旅游活动规划十分详细,包括不同季节可以开展的不同活动,每项活动可以进行的地点等,都有明确标示和具体规定。
    而且,沃亚格鲁斯还特别强调“不留痕迹原则”:在规划好的地区露营和旅行,使用已有的设施,尽量减少对野生动物、土壤和植被的干扰,将垃圾“打包”带走……
    此外,社会捐赠也是部分国家公园的收入来源之一。
    秘诀三 人员、管理应到位
    高素质人员带来高质量管理,高质量管理将使国家公园整体保持高水平。
    约塞米蒂被视为现代自然保护运动发祥地。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巡护员在国家公园的管理中起着关键作用。
    作为野外保护管理的直接参与者,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巡护员主要进行野生动植物监测、游客服务、公园巡视管理等工作。这些工作内容很受公民欢迎。一般由博士等学历较高者,或者非常熟悉公园内生物物种、人文或地质历史的人担任巡护员职务。
    旅游方面的精细管理和设计也是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一大特点。在扩大游客容纳量的同时,公园也控制着游客的进入数量。在巨红木景区,游客就常常需要等待。而通过网络预订,将住宿、门票管制起来,则是公园控制游客的有效手段。
    克鲁格国家公园内野生动物种类多、数量大,且从高山到湿地生态系统复杂。因此,公园实施分区管理,根据不同情况,提出不同的管理目标和管理措施;针对不同区域的保护目标,提出人为干扰措施和游客控制办法,在保证游客观看野生动物的同时,把对野生动物的干扰降到最低。
    不仅如此,克鲁格国家公园的管理计划总是定期更新,具有灵活性和针对性。每一年,克鲁格国家公园都要将公园面临的主要威胁、生物多样性调查监测目标、文化多样性保护政策、融资和生态旅游管理等综合起来,提出明确可行的管理目标和措施。
    秘诀四 科研宣教不可少
    在美国,国家公园建立的目的是用最大力量保护自然环境和文化资源,让子孙后代能够享受这些美丽的风光。因此,科研宣教必不可少。
    沃亚格鲁斯国家公园长期聘有多位生物学家,分别研究河狸、黑熊以及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研究数据不仅为保护工作提供支持,还将通过这些专家向游客宣讲,从而增加游客的生态学知识,达到生态教育的目的。
    相信去过黄石国家公园的人都会被那里一流的硬件设施所触动:园内交通方便,环山公路长达500多公里,并将各景区的主要景点联在一起,徒步路径达1500多公里,而且游客中心、博物馆、游道设施、旅游指示牌等都已成为全球的标准设计。再加上丰富多彩的宣传教育活动,黄石已然成为享有盛名的自然科普教育基地。
    事实上,不仅美国的国家公园重视科研宣教,其他众多国家公园都十分认同这一理念。
    克鲁格国家公园每年都召开一次科学年会,会上进行长达数天的科学报告,展示来自南非、美国、法国、英国等不同国家关于克鲁格国家公园的科学研究成果,内容包括生态系统管理、水资源管理、野生动物冲突和疫源疫病以及运营、游客管理等多方面。
    近年来,克鲁格国家公园利用飞机进行野生动物调查,更加准确地调查了野生动物数量,以此作为管理成效评估的重要依据。
    秘诀五 因地制宜敢创新
    从世界范围看,每个国家公园各方面条件差别很大,特色也各有不同。由此可知,建设成功的国家公园没有绝对的模式可以复制,而是需要因地制宜,敢于根据自身特点探索创新,走与众不同的振兴之路。
    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非常乐于与社会公众联手,招募志愿者完成相关工作和开展活动。公众参与的方式不仅可以给人们留下更深刻印象、带来更广泛影响,还有效节约了资金支出。
    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公园,法律为黄石国家公园的管理者提供了权力。
    1894年,出台了《黄石公园鸟类和野生动物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1916年,美国国会颁布《国家公园法》;1965年,颁布《游客服务设施特许经营法》;1982年,颁布《黄石公园法》……在公园建设早期,这些法律法规的确成为解决黄石国家公园很多问题的最有效方式。
    跨界保护区是最近几十年提出来的新名词,是指具有明确生物多样性目标与和平目标,并至少存在两个国家或国内行政区之间的保护区,也被称为“和平公园”。
    建立跨界保护区,将推动保护区不同层面和领域的合作,促进保护区管理、研究,有益于地方经济和国家经济的发展。
    位于巴西和阿根廷交界处的伊瓜苏国家公园则是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保护地。业内认为,巴西和阿根廷在伊瓜苏国家公园开发方面打造了共赢合作模式的典范,使双边保护地管理水平得到提高。
    据悉,南非政府曾经打算在克鲁格国家公园的国界周边搭建电栅栏,以阻止非法移民。但是现在,则连曾分隔莫桑比克、津巴布韦与南非的简易铁丝网都被撤除。此举使克鲁格国家公园面积扩大很多,成为跨界保护区,为野生动物种群数量的维持提供了保障。克鲁格国家公园也被认为是全球“和平公园”的典范。(记者 张一诺)

近年来,生态旅游在全国各地发展得如火如荼,利用独特的自然资源开展生态旅游并形成特色高端服务,成为未来休闲旅游业发展的一大趋势。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些地方所谓的“生态旅游”,不过是将与自然略有联系的传统旅游景点和项目挂上“生态”的名头,甚至不惜舍本逐末,靠破坏性的资源开发赚取短期利益,从而导致新的环境破坏、发展后续乏力,最终在同质竞争下失去特色和优势。

生态旅游有其特殊性。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其定义为以自然区域为目的地、以享受和崇尚自然并促进保护为目的、在环境上可持续并负责任的旅游,要求降低游客影响,积极倡导当地社区参与以提高其社会经济状况。这就意味着,做好生态旅游关键在于“保护”二字——既要保护自然环境和物种多样性,又要保护当地居民的福祉。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物种保护。

非洲以广袤的东非大草原和多样的野生动物景观而闻名。相较于保护区外人类干扰严重的地方,国家公园等自然保护地可以让物种自由地繁衍生息,人们在那里更容易看到动植物资源。正是这种高遇见率,使得向导可以在不干扰野生动物的原则下带领游客在固定线路观赏游猎,这已成为许多非洲国家的重要收入来源;而成为一名收入丰厚的野生动物向导,也成了很多当地人的梦想。这样的生态旅游模式,将物种保护和当地居民福祉紧密联结,取得了良好效果。

去南极看企鹅,去南美看羊驼,来中国看熊猫、金丝猴……可以说,作为生态旅游的基石,物种保护奠定了一个地方旅游资源的独特性和潜在的经济效益,而健康的物种种群则依赖于有关部门的保护、研究、管理以及对于旅游影响的科学控制。

相较于传统旅游,生态旅游的游客承载数量小,且游客体验会随着游客数量的增加而受到负面影响。以观鸟为例,一般目标鸟种并不会在一个地方长待,这就需要旅游服务提供者灵活地帮助游客确定鸟类的位置;在有遮挡的情况下,只有特定的位置才可能观看到鸟类,为了保证旅游的满意度,必须要给游客数量设定一个上限……虽然从短期上看,以上做法会影响眼下的旅游收入,但却符合长期的可持续经营原则——毕竟,在低量高质的前提下提高其他配套服务收益,会比单纯追求游客数量更为明智、有效。

野生动物的出现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为了提高遇见率、增加游客的满意度,地方管理部门需要通过监测和研究,确定较为稳定、可供观测的物种类群;同时,类似的深入研究也可为游客提供更为详尽的认知,包括某种野生动物的行为特点、繁殖周期、历史变化与人类关系等。试想一下,通过导游或向导将这些故事娓娓道来,是不是给一片看似无异的平淡山水赋予更多魅力呢?为了减少对物种的干扰,开展生态旅游的地区还需要研究制定一系列管理规范和游客须知,包括:如何让游客更加文明、友好、舒适地参观体验,与野生动植物保持多远的距离才安全,怎样才不会影响到它们的正常生活行为……

在发展生态旅游中做好物种保护,也离不开周边社区居民的重视和参与。因此,应该将生态旅游的部分收入反哺给当地社区或居民,具体可通过建立收入分享机制、雇佣关系,或鼓励食宿、手工艺等自主经营活动来实现。未来,国家公园将成为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主要类型,而生态旅游因其深入体验、低游客量、高收入、低环境影响的特点,将成为国家公园发展旅游的主要形式。面对广袤的国家公园管护面积,必须发动社会力量、建立保护小区,实现保护与发展双赢。例如,三江源国家公园所在的青海省玉树昂赛地区,正在当地社区发展以寻找雪豹为目的的生态旅游服务,以期带动更多人从保护中获益。

需要指出的是,不是所有基于生态和自然环境的旅游都可以被称为生态旅游。而生态旅游也不是生态保护和旅游简单“自由恋爱”的结果,而是一段计划周密的“婚姻”,每一步都需有认真的考量,如此才能皆大欢喜、长长久久。

(作者:李彬彬,系中国昆山杜克大学环境科学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高雅

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8455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